★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http://mfav55.cc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色猫直播
1v1直播
约啪嫩模
护士小姐
萝莉破处
色情直播
嫩逼粉奶
人妻熟女
色情直播
站长热荐
赚钱游戏
注册有礼
红包满天
美女陪玩
最高返水
享尽奢华
福利加倍
神秘礼金
澳门银河
超高赔率
实况球赛
美女讲解
沙巴体育
滚球高赔率
存送100%
APP下载
玩转世界杯
本站推荐
❤️棋牌❤️
❤️电子❤️
❤️捕鱼❤️
❤️视讯❤️
❤️斗牛❤️
❤️斗地主❤️
❤️扎金花❤️
领788元
在线视频
国产视频
AV解说
麻豆视频
中文字幕
伦理三级
女优系列
动漫视频
欧美系列
视频二区
女神学生
素人人妻
模特空姐
乱伦国产
群交自慰
车震野战
职场同事
知名国产
视频三区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强奸乱伦
巨乳美乳
人妻熟女
萝莉少女
大秀视频
制服诱惑
激情图片
偷拍自拍
清纯唯美
制服丝袜
少妇熟女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动漫色图
综合色图
情色小说
都市言情
家庭乱伦
淫荡人妻
校园春色
武侠情色
两性知识
成人笑话
综合小说
本站担保
注册187元
澳门博彩
澳门赌场
美女棋牌
真钱捕鱼
天天红包
老虎机
赢钱外挂
红包满天
赚钱游戏
信誉保障
笔笔存送
最高返水
娱乐闯关
神秘礼金
美女陪聊
万人在线
官方约炮
🔥同城🔥
🔥上门🔥
🔥兼职🔥
🔥学生🔥
🔥全国🔥
🔥约炮🔥
🔥立即🔥
🔥预约🔥
约啪嫩模
直播大秀
野战直播
夫妻做爱
视频自慰
在线陪聊
淫荡空姐
主奴调教
免费约炮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江湖淫缘

  话说莫晓川是在大辽黯然神伤,北斗剑派这边,倒是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百花谷谷主。


这百花谷谷主名唤庄月,年轻的也是有名的美人,自小和莫晓川的母亲宁依沐一同长大,互为闺蜜。两人年轻时,宁依沐和她同去大周,碰到了现在的剑主,也就是莫晓川的父亲。那是的剑主虽然还只是剑子,但风流倜傥,很快就让两人都对其暗生情愫。只不过没过多久,剑主便对宁依沐展开了激烈的追求,最后两人便回到了北斗剑派,而庄月便留在了百花谷,如今已成为了百花谷谷主,至今未嫁。


宁依沐与其相互对坐,只听得百花谷谷主庄月低声道:「依沐,我听说如今听澜如今昏睡不醒,可是确有此事?」莫听澜便是现在的剑主的名字,即是莫晓川的父亲。


宁依沐脸色微变,道:「听澜如今走火入魔,练功出了岔子,确实状态不是很好。」庄月郑重的对宁依沐道:「依沐,听澜这般模样,并非无药可救。」宁依沐不大相信,叹道:「我也找过许多大夫,但无奈都看不出是何病症。」庄月只道:「那是大辽的一位活佛,佛法高深,也救人无数,或许能看出一二。他如今正游历到我百花谷,我倒是可以为依沐你引见一二。」宁依沐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只是死马当活马医地道:「大辽何时有了什么活佛?佛教最兴盛的地方不是在大周么?罢了,还劳烦月姐姐帮我引见活佛,若能救好听澜,必有大礼相送!」庄月微微一笑,神秘地道:「依沐,这次也许你不会失望!」……第二天,庄月果然领着一个和尚来到了北斗剑派,一同去了宁依沐的寝宫。


只见那和尚不过四十来岁,身形健壮,身着一身普通粗布衣衫,脚着僧鞋,颈上挂着一串造型奇特的佛珠,面容普通,但是眼神深邃、平和,整个人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那和尚见到宁依沐,双手合十,施了一礼,平静地道:「贫僧见过宁施主。」宁依沐见他身上确实有一种神秘的气质,虽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但也双手合十还了一礼,道:「敢问大师上下?」那和尚只道:「贫僧的俗名已经记不得了,自打贫僧小时出家之后,法号『释觉』。后来成了金刚乘教的活佛,如今已是二十余年。听闻宁施主想要贫僧见一见剑主的身体情况,可有此事?」宁依沐并未听过什么「金刚乘教」,不过又不好直接说自己从未听过,只道:


「大师且随我前来。」


三人一同来到一个房间,只见床榻之上,剑主便躺在那里,神色如常,仿佛和睡着了一样;只不过人虽还有气息,却根本无法唤醒。大夫也看过,只道剑主脉象平稳,身体也无恙,没有一点办法。


活佛走上前去,抓住剑主的手,开始为其把脉。过了几息,就放下了剑主的手,疑惑道:「竟然没有任何异象?」宁依沐见状,原本抱有的一丝希望也化作了泡影,只道:「大师不必气馁,听澜能否醒来,都是他的命,大师尽力了就好。」只见活佛并不气馁,而是两指搭在了剑主的灵台之上,只见得活佛手中竟有点点金光,虽然很难看清,但确实正慢慢的渗入剑主的额头之上。就这么过了十几息,活佛才转身道:「不对,宁施主恐怕是有事隐瞒。依贫僧所见,剑主必不是什么练功时走火入魔,而是外出之后,回来才这般模样的。」宁依沐惊道:「大师连这都看出来了?!不知大师可有救治之法?我北斗剑宫必有厚报。」活佛微笑道:「救治之法当然有。剑主所患的,乃是阴邪入体,并非一夜之间就能除完;需要长时间的去除,才有效果。」说罢,一把掀开被子,又解开剑主的上衣,两指并拢点在剑主的丹田之上。只见竟有一丁点黑色的光点慢慢汇入活佛的手中。持续了数息,便没了那黑色的光点。


活佛只道:「每天能去除的量,就只有这么多。如若想要去完,恐怕得数月时间。」就在此时,宁依沐竟看到躺在床上的剑主小指头微微动了一下,不由大喜的问道:「大师,难道夫君已经有了意识?」活佛答道:「在阴邪除完之前,剑主是不会苏醒意识的。」宁依沐觉得不好将活佛一直留在剑派,只得问道:「大师,这救治之法,能否传给我?北斗剑派定有重谢。」活佛微笑道:「此乃佛门手段,宁施主是不可能习得的。」宁依沐正欲开口,突然间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竟是整个人倒了下去。


那活佛见此,眼中精光大盛,微笑道:「月奴,做的不错。只怕这剑主之妻,也没有想到是你背叛了她。」那庄月倒是一改之前的端庄,反倒是带着虔诚的眼神道:「上师佛法无边,不如将依沐收为明妃,日日教化,让她皈依佛门。」活佛微笑道:「我看这剑主夫人是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可惜已嫁为人妇,成为明妃已是不可能了。虽是如此,与这人妻交流佛法,也不失为一件美事。」那庄月娇笑道:「月奴知道上师最喜好人妻,而依沐又是有名的美人,待得她儿走后,便第一时间通知了上师。」活佛笑道:「好!好!只是这里空间太小,施展不开。月奴你且将她抱到床上去。」待得庄月将宁依沐抱到房中,活佛已然脱掉了衣物,浑身赤裸,漏出了精壮的肉体;而身下的那根肉棒更是形如巨物,又粗又长,通体黝黑,正软绵绵地垂向地上。只听得活佛喊道:「月奴先莫动手,待我先细细品鉴一番。」庄月听闻此言,停下了准备脱去宁依沐衣裙的动作,而是恭敬地站在了一边。


只见那边角雕花的红色大床之上,如今的剑主夫人宁依沐正倒在床上,不省人事。宁依沐身着着白色的合体长裙,一头柔亮的青丝正盘成简单的盘桓髻,一双丹凤眼描了淡淡的眼影,双目紧闭,如同睡着了一样。樱桃小嘴上更是涂了釉红的唇彩,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酥胸更是高高隆起,体态丰腴,婀娜动人,有一种高贵的气质。


活佛笑道:「此女气质成熟,体态丰满,生得千娇百媚,倒是一个天生的尤物。月奴,你倒是深得我心啊!」说罢,活佛拿出一个药丸,便放入了宁依沐的嘴中,而后慢慢地脱去宁依沐的衣裙。待得衣衫尽落,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美妇正躺在床上,肌肤雪白,和身下的红菱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人玉峰浑圆挺拔,两点嫣红在药力的作用下已是微微挺起;而那纤腰更是盈盈一握,和上面的丰胸仿佛不应生在同一人的身上。


而宁依沐的玉阜之上,竟是光洁白嫩,没有一点芳草;两腿之间的桃源秘境更是粉嫩无比,正在药力下缓缓地往外留着春水。宁依沐双腿修长,大腿丰腴,当真是多一分则嫌肥,少一分则显瘦。


活佛眼中精光大盛,着看这如同羊脂美玉般的雪白身子,下身早已坚硬如铁,当即爬上床去,慢慢插入到宁依沐的花穴之中。


活佛这刚一插入,便笑道:「秒极!妙极!这美人竟是名器之身,唤作『九曲回廊』。此女名器之内玉户紧窄,体内更是有足足九折之多,寻常男子恐怕根本无法享用。想必这美人还从未享尽鱼水之欢。妙极!妙极!」一边的庄月恭恭敬敬地道:「月奴恭喜上师。」活佛哈哈大笑,双手按在宁依沐的小腹之上,固定住了美妇,开始缓缓抽动起来。


这边宁依沐只感觉迷迷糊糊间,一片舒坦,竟是慢慢转醒了过来。刚一睁眼,只看见那所谓的活佛正双眼紧闭,两手按住自己,精壮的身体正不急不缓地前后抽动着,而下身被塞得满满当当,正传来一阵阵异样的快感。而那所谓活佛身后,庄月正恭敬的站在一旁,神色淡然的望着这一切。


宁依沐又惊又气,这才想到竟是庄月迷晕了自己,当即尖声叫道:「庄月,你疯了吗?」这时,那活佛才缓缓睁开双眼,淡笑道:「看来宁施主醒了?」宁依沐羞愤难当,只欲一掌拍死这淫僧,哪知体内虽有真气,却失去了自己的控制,根本无法调用一丝一毫。


活佛仍是面带微笑,不急不缓地道:「宁施主,你早已服下了大人的丹药,被锁住三花,莫说是这真气了,就算是修出了仙家手段,也是施展不得的!」这三花,乃是人的精、气、神的汇聚,乃是一个人的精华所在,而宁依沐又从未听过这种东西,只恨声道:「我若是有仙家手段,哪还能被你这般?」活佛语重心长地道:「宁施主不知道大人的手段,自然是不信我所说的。只不过这世上也无人修出什么仙家手段,我即便想证明给宁施主看,也没有办法啊!」说着,竟开始慢慢加大了抽送的深度。


宁依沐感觉到了活佛的变化,自己又提不起力气,只得对着庄月吼道:「庄月,你就不怕宁婆婆知道吗?!」庄月这时才正眼和她对上,不屑地道:「宁婆婆早已死去,我有何惧?」宁依沐此时已是满脸泪水,不可置信的道:「你……你竟然害死了宁婆婆!」活佛此时却突然说道:「宁施主,我连主上的神丹都用在了你身上,你应感激才是。」宁依沐流着泪,颤声道:「淫僧!你不过是用了化功的药于我,还称什么神丹……若是我今日不死,必将让你后悔!」活佛倒是摇头道:「宁施主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只不过出家人慈悲为怀,我自当不会做出那催花之事!」说着,竟是双手开始在宁依沐的玉腿上游走了起来,感受着宁依沐滑嫩的肌肤。


活佛一边抚摸着玉腿,一边正色道:「宁施主着相了!殊不知宁施主体内也有阴邪,我不过是在帮宁施主去除阴邪罢了。」宁依沐羞愤难当,只道:「淫贼,我必不会放过你!」活佛微笑不语,反倒是下身慢慢深入,竟是直接顶到了宁依沐的最深处。宁依沐从来没有被这么深入过,一声闷哼,只感觉蜜穴之中被那活佛塞的满满当当,自己甚至能感觉的到男人龟头的形状,体内仿佛有了一种空虚的感觉,想要那肉棒更加深入一点。


反倒是那活佛,正色道:「宁施主,此刻正在祛邪,有异样的感觉也是正常的。只不过宁施主体内的阴邪竟如此之深,我现在还未遇到,这倒是头一遭!」说罢,活佛竟然又缓缓的向外抽出,尔后猝不及防间雷霆万钧的一杆到底,竟是直接全根尽入,一把顶在宁依沐的花心之上,只感觉触在了一团肥美滑腻的嫩肉之上,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下身酥麻,畅快不已,嘴里唤道:「妙极!秒极!想不到宁施主体内的阴邪竟如此严重了,还需我慢慢化解啊!」宁依沐原以为活佛是要抽出去,哪知突然迎来的却是如此猛烈的一击,一瞬间只感觉男人捅在了一个奇妙的地方,体内如同一道电流从脚底到流到头顶,内心那种隐隐的空虚感一瞬间感觉充实无比,浑身酥麻,如坠云端,竟然没有控制住,发出了一声凤鸣声。


宁依沐羞得不能自已,只是哭着道:「淫贼不要辱我!」活佛厉声道:「宁施主,休得胡言!」竟是直接大力攻伐起来,次次直击花心,直感觉宁依沐花穴湿热泥泞,甬道之内更是如同羊肠小道般左右曲折,花心肥美,当真是妙不可言,浑身爽快。


宁依沐的一头秀发早已散开,一袭青丝如同绽放的花朵盛放般散在床上,脸颊之上已然有了红晕,贝齿轻咬红唇,不让自己分出声来。


活佛几十下抽送下来,见宁依沐依旧如此,也不恼怒,而是直接双手抓住了那饱满的双峰,用力一捏;宁依沐吃痛,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嘴,「啊」了一声。


活佛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更是加大了揉捏把玩的力道,下身不停抽送,发出春水四溅的声音,嘴中道:「宁施主这胸前倒是又大又软,当真是舒服!」宁依沐这喊出了第一声,就再也忍耐不住,本来就处在极度的快感之中,竟开始嗯嗯啊啊的低声啼叫起来。没过多久,只感觉头脑开始慢慢变得昏昏沉沉,突然一个哆嗦,竟是直接泄了出来,娇躯剧烈的颤抖着,发出一声凤鸣来。


活佛一把抽出肉棒,递到宁依沐嘴边,厉声道:「我为宁施主费力祛邪,降魔棒上已满是阴邪,宁施主快帮我清理干净!」宁依沐把头偏过去,她平日里连剑主的那活儿都没含过,剑主也从未强迫过她做任何事,从来都是相敬如宾。只不过剑主每次行房都不过一炷香不到的时间,虽然也有快感,但何曾像今天这般刺激过,只道:「淫贼,你竟这般辱我!」活佛也不气,将肉棒从宁依沐嘴边挪开。宁依沐还以为他放弃了,还未反应过来,就感到那活佛,竟又再度插入了自己的花穴之中!


而活佛更是三浅一深,每隔三次便是一次重击花心,宁依沐只感觉自己已是浑身酥麻,如同魂都要出来了,全身酥麻,,没过半炷香的时间,只感觉自己似乎要到了爆发的边缘,当即咬紧了嘴唇,只想让自己不要叫出声来。


活佛早已感知到了身下美人的变化,竟是一把停了下来,微笑道:「宁施主想通了没有?」宁依沐骂道:「淫贼!」


活佛仍是一脸微笑,只是停止了抽送,倒是一双手又开始在宁依沐的玉腿上抚摸起来。渐渐地,宁依沐感觉到自己的快感已经慢慢消退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感觉花穴之中的肉棒又开始大力抽送了起来,将自己慢慢送上了情欲的巅峰,只不过又在爆发的边缘停了下来,依旧微笑道:「宁施主,想通了吗?」宁依沐只感觉体内空落落的,闭上凤眼,不再言语。


活佛笑道:「看来,宁施主是魔种深种,我还是任重道远啊!」等到宁依沐体内快感消退之后,又开始攻伐起来。


就这么一连弄了几回,每次都是同一句话,而每次宁依沐都闭口不言,娇躯颤抖。


终于,在一次折磨之后,活佛依旧是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地说道:「宁施主想通了没有?」宁依沐早已被折磨的浑身燥热难耐,自暴自弃地哭着道:「我……我想通了……」活佛厉声问道:「那宁施主可知,我在做什么?」宁依沐流着泪道:「在祛邪……你在祛邪……」活佛仍不满足,追问道:「我在用什么祛邪驱魔?」宁依沐的心里仿佛有一道枷锁被打破了,哭着吼道:「降魔棒!你在用降魔棒祛邪!」活佛一把将肉棒抽出,一把递到了宁依沐嘴边,厉声喝道:「既是如此,宁施主还不为我清理这降魔棒?」宁依沐内心天人交战,浑身颤抖,最后认命一般,含住了那活佛的巨物。只是生疏无比,只是轻轻的含着。活佛见到这等美妇终于为自己含起了肉棒,一瞬间满足感大增,竟有了要射的感觉,赶忙从宁依沐嘴里拔了出来。


活佛大声道:「既然宁施主已经想通,那我就好好祛邪!」说罢,猛地刺入了宁依沐的蜜穴之中,次次直击花心。宁依沐再也忍耐不住,低声叫唤了起来。


没过多久,只听得那活佛低吼一声:「宁施主接好了,我要净化宁施主体内的淫阴邪了!」宁依沐只感觉如遭雷击,花心被一股热流一烫,快感已然到了巅峰,尤其是之前累积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这时一次爆发出来,一声凤啼,整个娇躯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过了几十息,才从这快感之中回过神来,还沉浸在之前的余韵之中,娇躯微微颤抖着,只觉浑身酸软,美的如在云端。


这时,旁边的庄月才走上来,毕恭毕敬地道:「恭喜上师!」活佛这时才将肉棒从宁依沐体内抽出,平静的道:「非也非也!宁施主魔根深种,还未真正度化,只怕今天还得多多度化几次!」庄月点头道:「月奴知道了。」说罢便退到一边,不再言语。


宁依沐瘫软在床上,听着这番对话,心中充满了绝望,一行泪流了出来。


第十九章:问罪


话说大辽这边,莫晓川昨日是喝的烂醉如泥,这直到日上三竿才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竟是在柔莞的厢房里,不由得低声道:「我怎么在这里?」这时,只见柔莞正端着一碗蜂蜜水,坐到了床边,道:「公子还是喝了这醒酒的蜂蜜水吧!」莫晓川接过水喝完,感觉好受了点,叹道:「昨晚是我第二次喝酒,就醉成这样……」柔莞已经听许平说了莫晓川和绿烟之间的事,对莫晓川倒是生出了一点可怜,道:「没想到绿烟妹妹竟这么对公子,公子也不容易……」莫晓川只是叹道:「柔莞姐,我们之间犯了好几次错,我只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再错下去了,也希望柔莞姐你以后能遇到心仪的人,不要再来这『天上人间』了。」柔莞愣了一下,没想到莫晓川竟然还是这么对自己,只是叹道:「我这种风尘女子,又有哪家好男儿会看上柔莞呢?」就在此时,厢房竟然猛地被猛地一脚踹开了,来人竟然是那齐王,身后还跟着一些巡逻的军士。那齐王一眼就瞟到了莫晓川,看到旁边的柔莞,眼中一丝微不可查的嫉妒之色闪过,厉声道:「贱民,我找你找的好辛苦!想不到你竟是用这柔莞仙子的圣女玉佩来的,便来圣女这人,没想到你这贱种竟就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莫晓川也没想到这齐王竟找到了自己,只恨道:「你想做什么?」那齐王怪笑一声,道:「你这贱民那日竟欲行刺本王,按罪当诛!至于圣女你,包庇罪犯……」说着竟一双眼睛面露淫邪的盯着柔莞,「死罪可免,活罪难赦!」莫晓川脸色大变,吼道:「都是我一个人的事,和圣女无关!我跟你走便是,不要为难她!」那齐王冷笑一声,道:「这事是你说了算的?全部给我带走!」那身后的几个将士听言,便朝着莫晓川和柔莞走来。


莫晓川咬牙切齿,心中不知是束手就擒还是运转内力潜逃而去,突然只见得绿烟竟跑了过来,喊道:「王爷且慢!」莫晓川如今看到绿烟,面色很不好看,只听得绿烟哀求道:「王爷,他不是大辽之人,是我的弟弟,王爷能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吗?」那齐王见到是是绿烟,脸色稍微了柔和了一点,但还是说:「这小子狗胆包天,无法无天,那日欲要对本王行刺,怎能就此轻飘飘的揭过了?把他武功废掉,双腿打断,免得以后再伤人!至于柔莞圣女的惩罚,那是少不了的……」说着,眼神淫邪的在柔莞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扫视着。


莫晓川听得是怒火中烧,吼道:「你不是我的姐姐!我也不需要你向他求情!」绿烟听得浑身颤抖,只是抓着齐王的手,低声哀求道:「王爷,那日不过是他一时激动,没有要行刺的意思,求王爷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齐王眼神一转,笑道:「若是宝贝儿愿意正式作本王的王妃,本王倒是可以放过这不知尊卑的小舅子一马,倒是这柔莞圣女,是免不了罪的!」莫晓川双目通红,吼道:「我不用你当什么齐王妃来救我!我的事情与你无关!齐王,这事都因我而起,与柔莞圣女无关,你不能动她!」齐王正欲说话,只听得门外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道:「齐王来我合欢宗的底盘,为了何事而来?」莫晓川朝着那方向望去,来的人竟是许平。许平依旧是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身着一袭白褂,不紧不慢的走来。


齐王见到是许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本王不过是来抓人罢了,也未叨扰到他人,许贤弟还是不用多管了吧!」许平年纪不过二十七八,身为合欢宗的大师兄,日后多半是要坐上那合欢宗宗主的位子的,到时候在大辽地位比自己只高不低,也不敢太过得罪,只能回避话题,想要将其支走。


许平却是猛地收齐了笑脸,不屑道:「齐王带人随意就来到我合欢宗的底盘,莫不是不把我、不把合欢宗放在眼里?」齐王脸色微变,赔笑道:「贤弟说笑了,本王每年从贵宗好上的女弟子都有数十,绿烟也是你们合欢宗的圣女,可谓是一家人一般。今日不过是为了抓走这小子罢了!」许平倒是一脸玩味地看着他,不紧不慢地道:「可是我怎么听到,齐王你刚刚好像要我们宗的圣女定上莫须有的罪名?」齐王这般被人驳了面子,脸色已经很不好看,只是忍者怒火道:「是本王一时火大,正在气头上,贤弟莫怪!」许平倒是直接喝道:「齐王,莫说是圣女,就是莫兄,你也不用带走了!」齐王此时怒火攻心,吼道:「你不要搞错了,这是我大辽的天下,不是你合欢宗的天下!」许平却是走到齐王的面前,轻轻地拍了拍齐王的脸,道:「齐王,这大辽的天下,也是皇上的天下,不是你的天下!」不等齐王说话,许平就不紧不慢地说道:「齐王平日干的那些事,自然都有人记在账上。我想圣上如果知道了那些事,恐怕齐王也不太好过吧?」齐王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恨恨的道:「好、好、好,本王记下了!」说完,便怒气冲冲地带着那几个将士走了出去。绿烟深深地看了莫晓川一眼,也跟着齐王走了出去,隐隐还可以听到在和齐王说着什么……莫晓川还没开口,许平便抢先说道:「莫兄,先把气消了,再开口!」莫晓川足足过了好几息,才艰难的开口道:「许兄,谢谢你……」只听得坐在那边的柔莞开口道:「莫公子,不要再伤心了……」莫晓川颤声道:「我没有伤心……我只是没想到,为何她为何要为了救我和当上那齐王妃!她若是真的为了我,就不应该和那齐王好上!」许平苦笑一声,对柔莞道:「柔莞师妹,能否出去一下?我和莫兄,好好谈一下……」柔莞点点头,道:「那柔莞先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此时房间里只有许平和莫晓川两人,足足过了好几息,许平才开口道:「莫兄,绿烟这般,必是有所隐情,但是我也不是说莫兄一定要现在原谅她、理解她,只希望莫兄现在先忘了她,或许到时候,她会自己向你全盘托出!」莫晓川摇摇头道:「不是忘不忘的问题。」许平只道:「莫兄,这事我也没法帮你,难道你就一直这样,在羽圣女面前也是如此吗?」莫晓川听到羽圣女,痛苦的表情总算减淡了许多,他轻声道:「你说得对,就算是为了羽圣女,为了周围的人,我也不能这样下去了…」许平这时才笑道:「莫兄已经有了两位佳人青睐,何必这么不开心呢?」莫晓川白了他一眼,道:「我没有那种想法!许兄可知道这上京城中,是否见过一个气度不凡的和尚?」许平摇头道:「上京城这么大,确实不曾见过什么和尚。」莫晓川谢过许平,说道:「许兄,我先回去了,改日再见。」许平笑道:「莫兄不喝上一杯再走?」莫晓川苦笑道:「我平时滴酒不沾,只是这两天事情太多,才借酒消愁…谢谢许兄的好意,我还是先回去静一静吧…」许平一路将莫晓川送到外边,这才道:「莫兄,有事可以联系我!」莫晓川一路回到客栈,心情还久久不能平复,只是强迫自己练起剑来。





一晃眼,便是一周过去。莫晓川这一个星期都在练剑,心情倒是转好了许多。


只听得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开门一看,竟是慧空站在门外。


慧空微笑道:「我看莫施主的面色,定是犯了桃花煞劫。」莫晓川没好气的道:「你懂什么!我这几天遇到的郁闷之事比之前一辈子遇到的还多,现在郁闷着,谈何桃花一说!」慧空只是静静的说道:「我愿闻其详,或许可以为莫施主解惑一二。」莫晓川这时心情倒是早就平复了下来,不过想到绿烟的所作所为,还是隐隐带着怒气说道:「我心心念念的女孩儿,竟然背叛于我,嘴上却说着为了我好,这该如何解释?」慧空只道:「莫施主莫不是做了不好的事情?」莫晓川道:「我是惹得她生气了,但她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可所作所为,却从未替我着想!」慧空思索了一段时间,然后才开口道:「莫施主,也许她也有难言之隐。」莫晓川没好气地道:「大师,你是出家之人,哪里懂得这男女之爱。我已经想通了,就不必慧空大师费心了。」慧空微笑道:「汝爱我心,我怜汝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莫晓川摇摇头,拍了拍慧空的肩膀,道:「够了!慧空你不知那晚发生了什么,才说出这种话来,我不怪你。我确实已经放下了,慧空你也不必再说了。」慧空此时一脸严肃地说道:「莫施主,其实我现在来寻你,乃是找到了路上之事的线索。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起了,足足发生了好几起,大辽皇帝怕事情引发民间恐慌,竟将此事压了下来,只是下令枢密院定要查明此事。」大辽的政体和大周并不相同,比大周要简单许多,那枢密院分南北二院,掌管了大周军政,地位如同大周的六部。那枢密院下又有许多分院,掌管不同的方向。


莫晓川惊道:「莫非你——潜入到了那枢密院之中?!」慧空双手合十,笑道:「莫说我不会做那等事,就算我有心,我又如何有能力随意出入整个大辽的最高机构之一?不过是那枢密院之中有一个视师傅为恩人的人,恰好又在刑部的方向做官罢了。」莫晓川想到那日的惨状,至今还不能彻底忘掉,急切地道:「那慧空你有何收获?」慧空郑重地道:「据我发现,这事背后的东西,竟然和我此次来到大辽的目的相同!这事情的背后,乃是那金刚乘教所为。」莫晓川还未听过那所谓的金刚乘教,不由问道:「这金刚乘教,是何邪教?」慧空长叹一声:「说来可笑,这金刚乘教,竟是脱胎于我佛教。乃是当年佛法传到大辽、大周边境时,被有心人利用,又融合一些当地的教派,形成的一个邪魔外教。该教之前只不过是个小教,不料十几年前,竟是势力突飞猛进,反倒是在外边十分低调,暗自发展。该教本就地理位置特殊,大辽不管,大周也不管。


这近几个月来,竟然发生了几起即为惨烈的事件,大周那边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只不过毫无进展。只是大周隐隐怀疑是那邪教所为,便派我来大辽暗中调查。果不其然,大辽的枢密院竟也认为是那邪教所为!」莫晓川惊道:「这……莫非慧空你是奉旨来查的?」慧空道:「不错,我确实是受了圣命前来的,只不过圣上下的乃是口谕,如今两国关系紧张,大周不会给我此行在大辽任何帮助,直到我回到大周为止。」莫晓川只道:「这大周天子倒是打的好主意,自己坐在皇宫里,倒是喊你来这大辽,还不管不顾……」慧空摇头道:「我本来就是要出来游历的,原本是打算往西而行,不过突发此事,师傅便让我转来了大辽。本来就没有打算有大周的帮助,天子也并非强迫。」慧空一脸慎重地道:「此事兹大,恐怕你我二人力不能及,而这邪教又在大辽的地盘,此事难办了……」莫晓川只道:「非也…实不相瞒,这几日我倒是认识了一位知己,只恐怕慧空你难以认识他。」慧空微笑道:「既是莫施主都认可的人,我如何认识不得?」「你莫生气,那人乃是合欢宗的大师兄,名唤许平。」莫晓川顿了顿,补充道:「许兄虽是合欢之人,却不是你想的那般。」慧空惊讶的道:「想不到莫施主竟认识这大辽第一大宗的大师兄,当真是人脉极广。我从前也对这合欢宗有所偏见,不过来到这上京临潢府以后,倒是对这有了一点新的看法。」莫晓川也笑了起来,道:「莫不是动了想还俗的念头?」慧空也被莫晓川的笑感染了,笑着道:「我可是要成为高僧的人,又怎会还俗?」莫晓川道:「那是慧空你还没有见过这天下最好的风月之处,这上京城中的『天上人间』。待我带你进去之后,你再说这种话不迟。」慧空只道:「那天上人间一晚人数不过三十之数,莫兄又如何能带我去?」莫晓川哈哈笑道:「慧空,你必定动过进去的念头,还去试过,不然如何知道这三十人的事?」慧空却一本正经的道:「我当时不过是想找莫施主你罢了,料想你当时在里面逍遥快活,想进去寻你却被告知此事罢了。」莫晓川笑骂道:「你就装吧!」两人相视几息,同时大笑起来。


……


到了晚上,莫晓川才带着慧空一路来到那天上人间。莫晓川摸出玉佩,给那侍女查看。慧空却在一旁惊呼道:「我看莫施主这圣女玉佩与上回相比,造型虽相似,花纹却不同,莫非莫施主又有了一块?」莫晓川这时想起了绿烟的事,虽然心里泛起一丝不舒服,但还是笑着说:


「意外,意外…」


进了大殿之中,却不见许平的身影。莫晓川截住一个女子问道:「许平兄莫不是今晚不在此处?」那女子娇笑道:「许师兄正在后边逍遥快活呢,倒是公子怎么和一个和尚进来了?」莫晓川没想到她也是合欢宗的女弟子,便问道:「许兄今晚还会出来吗?」那女子娇笑道:「就算许师兄出来了,公子也很难见上一面,不如来陪人家去房里喝喝酒,聊聊天…」莫晓川赶忙道:「谢谢姑娘美意了,这喝酒聊天就不必了,我还有要事在身。」说着回头对慧空说道:「我去找一下圣女,慧空你先等我一下。」慧空笑道:「不如我还是回客栈中,明早再来见莫兄吧。」莫晓川白了他一眼,朝着里面的厢房走去。走到柔莞的房门前,想了想,还是敲了敲门。


柔莞开门发现是莫晓川,愣了几秒,才柔柔的道:「莫公子又来找柔莞了吗?」莫晓川虽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还是赶忙道:「柔莞姐,我不是来做那事的,只是想让你到时候通知一下许兄,我明晚过来寻他。」想了想,又对柔莞道:


「柔莞姐,你还是以后不要在这儿了…这儿看起来风光,但以后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我走了,外边还有人在等我,保重…」说罢,莫晓川转身离去。


莫晓川回到大殿之中,见慧空已经不在了,便找人询问。哪知就在不久前,慧空已经出去了。莫晓川还以为是慧空回了客栈,不料走到门口时却发现慧空正站在门口等着自己。


慧空见到莫晓川,已经猜到了其心中所想,开口道:「里面的女施主太过热情,我只得出来等你。」莫晓川笑道:「大师不是眼里都是红粉骷髅吗?看来还是道行不够啊!」两人谈笑着,一路往客栈走去。


【完】